Banner
青稞酒文化
高原青稞酒的曆史文化
- 2018-06-21-

青稞在青藏高原上種植約有400萬年的曆史,從物質文化之中延伸到精神文化領域,在青藏高原上形成了內涵豐富、極富民族特色的青稞文化。神話故事:青稞種子的來曆“人間有了青稞糧,日子過得真甜美;一日三餐不愁吃,頓頓還有青稞酒原漿酒。人人感謝雲雀鳥,萬眾珍愛青稞粒。”

      在藏區流傳著許多有關青稞種子來曆的神話、傳說、歌謠等,內容多為記載狗、鳥、鶴等動物帶青稞種子到人間的過程。最具有代表性的一則是錄入《藏族文學史》裏的神話故事《青稞種子的來曆》。有一個名叫阿初的王子,從蛇王那裏盜來青稞種子,結果被蛇王發現,罰他變成了一隻狗,後來一個大土司的女兒愛上了他,他又恢複了人身。他們辛勤播種和耕耘青稞,吃上了用黃燦燦的青稞磨成的香噴噴的糌粑和醇香的青稞酒。人們在每年收完青稞,嚐新青稞磨成的糌粑時,先捏一團糌粑給狗吃,以示感激狗給人們帶來青稞種子。從故事的另一麵看,以圖騰神話故事形式流傳於民間,在過大年、青稞嚐新時先敬狗,不打殺狗,不食狗肉。

      神話故事《青稞種的來曆》裏記載了播種青稞的實踐過程,也反映了藏族先民長期與大自然搏鬥的曆史性一幕。“藏民有了青稞種,彎彎杜鵑做成犁,兩隻馬鹿拉犁耙,兩粒種在雪山頂;杜鵑犁頭不好用,馬鹿拉犁拉不好,雪山不長青稞芽。又用柳枝做犁耙,兩條金魚拉犁耙,兩顆播在湖泊裏;柳枝犁架犁不成,金魚拉犁拉不好,湖裏種子不發芽。再用櫟木做犁架,一對犏牛來拉犁,兩顆種子撒原野;櫟木犁架真好用,犏牛拉犁拉得好,地上種子真發芽。青芽才露地表麵,綿羊便想來吃芽,耕者圍刺把羊攔;幼苗長到一拃高,犛牛悄悄想啃吃,農夫架籬防牛來。青稞苗兒正結穗,駿馬伸嘴來啃穗,築道圍牆防馬啃。豆大汗水灑滿地,青稞終於長成穗,一穗結了一百粒,一粒青稞拇指大。人間有了青稞糧,日子過得真甜美,一日三餐不愁吃,頓頓還有青稞酒。人人感謝雲雀鳥,萬眾珍愛青稞粒。”

     
      青稞酒,藏語稱為“羌”。青稞酒有高度酒和低度酒之分,高度青稞酒被人稱為“高原茅台酒”。藏民間的青稞酒製作方法既簡單又獨具特色。先將青稞洗淨曬幹,然後煮熟待溫度稍降,便加上酒曲,用陶罐或木桶裝好封閉,讓其發酵起酒,兩三天後加入清水又封蓋好,隔兩天左右便成青稞酒。這種青稞酒色澤淡黃,味道酸甜,酒精成分很低,類似啤酒;分頭道、二道、三道酒,頭道酒招待尊貴的客人。


     在藏區,酒是禮儀的載體。在西藏到藏族家作客,主人家習慣給你到滿酒杯,你雙手接過酒杯後先用無名指蘸點酒往空中拋彈三下,以示敬天敬地祭眾神,然後讓你喝一口,又添上讓你再喝一口,再添滿喝第三口,最後滿杯喝幹。這是所謂西藏的“三口一杯”敬酒習俗。喝完“三口一杯”之後,能喝的自由開懷暢飲,不能喝的便適可而止。

      青稞酒文化根深蒂固於藏民的生活之中,放射出其獨有的鄉土文化氣息,而高原青稞酒清香的特征 得到很多人的喜愛,青海含羞草最新网站在线观看成豐酒業有限公司特推出青稞王子酒係列”、“互壇青稞酒係列”、“青稞原漿酒係列”、“珠穆峰青稞酒係列”、“蟲草酒係列等,暢銷全國20多個省市及地區,贏得了新老客戶的青睞